大農業-大旅游-大文化-大健康與鄉村振興一站式咨詢服務




文化創意產業對區域經濟發展影響研究 ——以四川為例
作者:覃志立

 

近年來隨著文化創意產業理論以及實踐的不斷發展,其與區域經濟發展之間關系的研究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國內外學者對此進行了深入研究和探索。Richard Florida ( 2002) 提出了 “3T” ( Talent、Technology和 Tolerance) 理論,指出了區域環境對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影響; 厲無畏 ( 2006) 認為,文化創意產業的內在屬性是創意資本,而創意資本又是其形成和發展的微觀基礎; 辜勝阻 ( 2010) 認為,文化創意產業的進一步發展,改變了傳統制造業發展模式,實現 “中國制造”向 “中國創造”的轉變[1]。為此,在國內外研究的基礎上,分析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現狀及其對區域經濟發展的影響,并提出相關對策建議,對于推動四川經濟轉型與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概況
   四川文化創意產業起步較晚,各縣 ( 市、區) 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不均衡。2014 年 10 月,四川第一次就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出臺了系統性文件,即 《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專項行動計劃 ( 2014 - 2020 年) 》,明確了主要任務并給出了時間表。當前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速度不斷提升,城市創意產業的發展已經成為新興產業的一大特色。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 一) 文化創意產業的市場規模進一步擴大。當前四川正處于一個經濟消費升級的重要階段,逐步由實物消費向實物消費與服務消費并重轉變,文化創意產品的消費將有一個十分廣闊的空間。四川文化創意產業單位數規模不斷擴大,從業人員數不斷增加,產業發展規模也在不斷擴大。2006 年,四川文化創意產業單位數為 4088 家,吸納就業人員數16006 個,文化產業增加值為 156. 6 億元。到 2013 年,四川文化創意產業單位數為 5239 家,吸納就業人員數 20325 個,文化產業增加值為452 億元。8 年間,四川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增長了 295. 4 億元,平均年增長 49. 2 億元 ( 見下圖) 。
 


   ( 注: 這里的文化創意產業單位主要包括文化站、文化藝術和文物事業機構)
   ( 二) 文化創意產業組織多元化。近年來,隨著四川文化創意產業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傳統文化產業也面臨著轉型升級,民營資本投入到文化創意產業的表現比較活躍,開始涌現出大量的民營文化創意產業,并且規模不斷擴大,具有靈活化、個體化、小型化等特點。此外,以資本或產業鏈為紐帶的企業集團化或企業聯盟的趨勢愈加明顯。
   ( 三) 文化創意產業的區域文化特征愈加被重視。近年來,四川各級政府實施了發展各具特色的區域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戰略。尤其在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它們的文化消費剛剛起步,由于這些地區擁有豐富的區域性文化資源和深厚的文化底蘊,當地政府利用頗具特色的文化資源,并借助現代傳媒手段,打造了各具特色的文化品牌,開發了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在一定程度上縮小了地區之間的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差距[2]。
   ( 四) 形成一批獨具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集群。當前四川出現了若干具有鮮明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集聚區,如安仁 ( 中國) 博物館小鎮、成都錦江區紅星路 35 號等文化創意產業園。這些產業園區呈現出數量多、速度快、投資主體多元化以及中小型民營企業為園區主體的發展特點,隨著產業的不斷發展而高度集群化。
   ( 五) 文化創意產品對外貿易額不斷擴大。在今年的政府報告中提到 “拓展中外人文交流,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這就需要加快文化創意產品的出口貿易。以四川自貢為例,自貢通過宣傳引導、培育孵化、搭建平臺、扶持龍頭等系列措施,加快了省級服務貿易特色基地———自貢彩燈文化出口基地建設步伐,2014 年累計實現對外文化貿易總額 1214 萬美元,產品出口覆蓋全球 50 余個國家和地區,實現了對外文化貿易快速發展。
   二、四川文化創意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關系的實證分析
   ( 一) 選取解釋變量與被解釋變量
   為了分析文化創意產業對區域經濟發展的影響,需要構建兩者之間的實證模型。其中,Y、X1、X2、X3、X4、X3'' 分別代表四川地區生產總值、第一產業總值、第二產業總值、第三產業總值、文化產業增加值以及剔除文化產業增加值的第三產業總值。由于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相關數據比較難找,這里用文化產業的相關數據來替代,筆者認為這并不會影響分析的結果,數據均來源于四川統計年鑒。
   ( 二) 建立回歸方程
   建立以下多元線性回歸模型:
   ㏑ Y = β0+ β1㏑ X1+ β2㏑ X2+ β3㏑ X3'' + β4㏑ X4+ υI
   模型中,分別對上述變量取自然對數,㏑ Y 表示四川地區 GDP 增長率; ㏑ X1表示第一產業增長率; ㏑ X2表示第二產業增長率; ㏑ X3''表示剔除文化創意產業之外的第三產業增長率; ㏑ X4表示文化創意產業增加率。為了初步分析這一時期文化創意產業對四川經濟發展作出的貢獻,利用 Eviews7. 2 軟件對相關數據做 OLS 回歸分析,結果如下:
   ㏑ Y =1. 0148 +0. 1756 ㏑ X1+ 0. 4637 ㏑ X2+ 0. 3572 ㏑ X3'' +0. 0121 ㏑ X4( 方程 1)
   ( 0. 1189) ( 0. 0306) ( 0. 0332) ( 0. 0317) ( 0. 0048)
   t = ( 8. 5325) ( 5. 7395) ( 13. 9757) ( 11. 2493) ( 3. 5099)
   R2= 0. 999982 F = 40895. 68
   從回歸方程中的數據可以看出: 在給定顯著性水平? = 0. 05 下,所有變量的估計值均顯著,各擬合優度值非常接近 1,說明回歸方程擬合得較好。此外,為了從另一個側面分析文化創意產業對四川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我們還可以通過以下兩個回歸方程來進行分析和說明。
   ㏑ Y =0. 7892 +0. 2322 ㏑ X1+ 0. 4070 ㏑ X2+ 0. 3986 ㏑ X3''
   ( 方程 2)
   ( 0. 1188) ( 0. 0315) ( 0. 0371) ( 0. 0414)t = ( 6. 6452) ( 7. 3655) ( 10. 9789) ( 9. 6379) R2= 0. 999943
   F = 23452. 49
   ㏑ Y =0. 9794 +0. 1680 ㏑ X1+ 0. 4707 ㏑ X2+ 0. 3667 ㏑ X3
   ( 方程 3)
   ( 0. 0641) ( 0. 0189) ( 0. 0184) ( 0. 0222)
   t = ( 15. 2672) ( 8. 8616) ( 25. 6133) ( 16. 5343) R2= 0. 99998
   F = 67144. 21
   在給定顯著性水平 α =0. 05 下,回歸方程 2、3 的所有變量估計值均顯著,各擬合優度值非常接近 1,說明回歸方程擬合得較好。
   ( 三) 模型分析的應用
   如回歸方程1 的結果所示,㏑ X3''的系數為 0. 3572,這表明剔除文化創意產業之外的第三產業產值增長 1% 會引起四川 GDP 出現 0.3572% 的增長變化; 而㏑ X4系數為 0. 0121,表示文化創意產業增長1% 時,四川 GDP 會出現 0. 0121% 的增長變化。可見四川除文化創意產業之外的第三產業雖然取得較大發展,但其發展水平并不是很高。再將回歸方程2、3 的結果相比較。㏑ X3的系數為0. 3667,㏑ X3''的系數為0. 3986,這表明第三產業對四川經濟增長的貢獻更高,而㏑ X3與㏑X3''的系數之差僅為 0. 0319,以及回歸方程 1 中㏑ X4的系數為 0.0121,這既說明回歸方程存在一定的序列自相關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也說明文化創意產業對相關產業具有溢出和放大效應[3]。可見文化創意產業對四川經濟增長具有促進作用。
   三、推動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政策建議
   通過上述現狀與模型分析,可見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和繁榮,有著明顯的正外部性,對于增強城市文化軟實力和綜合競爭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因此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來促進四川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
   ( 一) 健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政策支持體系
   1. 提供組織保障,做好產業引導
   與四川其他產業一樣,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也離不開政府的積極引導和支持。四川各級政府可以組建推進機構,成立文化創意發展專項小組,由省市縣聯動,各部門合力,共同搭建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平臺[4]。文化創意發展專項小組主要負責管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相關事務,比如做好當地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規劃、產業布局、重點建設項目等,并設立具體的目標、步驟和措施,充分發揮政府對其政策引導作用,促進其可持續發展。
   2. 增加財政支持,加大稅收優惠
   在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過程中,四川各級政府應對其給予政策傾斜和扶持,尤其是財政稅收方面的傾斜和扶持。比如制定文化創意產業專項基金,包括各種創意投資、文化創新等基金項目,用于對重點文化產業園區的建設和重點文化企業的發展[5]。同時可以參照國家對高新技術企業的幫扶政策,通過對認定的文化創意類企業給予財政補貼,并通過差別稅收、出口退稅等方式鼓勵社會各類投資主體積極參與到文化創新領域。
   3. 鼓勵和引導公眾文化消費需求
   當前消費已進入個性化、多樣化新階段,文化消費亦是如此。為進一步有意識地引導公眾的文化消費需求,各級政府應創新消費服務機制,聯合文化企業、消費者協會和大眾媒體等開展文化創意社區活動,通過媒體宣傳、文化創意活動比賽以及社會文化展演活動等方式將文化、藝術、設計等融入到大眾的生活中,以滿足不同層次消費者對文化創意產品的需求。
   ( 二) 營造保障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法律環境
   1. 營造保護知識產權文化的良好氛圍
   一方面,各級政府應積極做好知識產權宣傳工作,構建輿論宣傳平臺,拓寬輿論宣傳渠道,比如以通俗易懂的標語、廣告宣傳片等方式來加大知識產權的社會宣傳力度,在群眾中深度普及知識產權知識[6]; 另一方面,要打造優秀的企業文化,加強保護文化產權的法律意識。提高企業文化水平是從根本上遏制知識產權侵權現象的發生,讓員工自覺加強對企業知識產權的保護與重視。
   2. 加強對文化創意產業產權的立法規范
   與傳統產業不同,文化創意的過程及成果很多都與知識產權有關,因此,應當給文化創意產業插上 “法律保護翅”和 “法律導航翅”,以保證其正確的發展方向和效果。盡管我國目前制定有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但這些法律法規不能涵蓋其所有內容。因此,四川應健全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機制,探索在文化創意產業聚集核心區域設立知識產權巡回法庭,以知識產權聯席會議為平臺,加強與工商、質檢等職能部門的定期溝通與協調; 以司法公開促知識產權保護,增強企業及社會公眾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認同。
   3. 加大對文化創意產業產權保護的執法力度
   任何完善的制度如果不能正確的執法將失去意義。知識產權行政部門應當盡快完善行政執法體制,加強知識產權日常管理工作,建立健全知識產權監控系統,聯合專門知識產權機構和廣大的社會力量打擊知識產權侵權行為,以保障文化創意產業的健康發展。對于文化創意糾紛中構成刑事犯罪的案件,通過刑事責任的追究真正提高對侵權行為的打擊力度; 民事案件中侵權賠償數額的確定能夠全面、充分地彌補權利人因侵權受到的損失,提高侵權者的違法成本[7]。
   ( 三) 注重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培養和引進
   1. 加強高校創意人才的培養
   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最關鍵的資本就是人力資本,而高校在文化創意產業人才的培養上具有一定的資源優勢。四川各地的高等院校應開設與文化創意產業相關的專業或者專門設立文化創意學院,課程的學習內容應包括各地的人文歷史資源、城市特點、各地人民的需求狀況等[8]。同時政府應加強高校、企業與研究機構之間的合作,建立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培養基地,專門培養高素質、高層次的文化創意人才。
   2. 營造吸引、留住創意人才的良好環境
   文化創意人才的引進是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重要動力,四川各級政府應運用好政策導向,制定引導性的人才入川政策,對文化創意企業引進的國內外優秀創意人才,應給予經費、立項資助等方面的支持,以吸引各類創意人才在四川激蕩聰明才智。同時應完善文化創意人才建設,做好對創意人才的認證工作,并制定激勵創意人才發展的優惠政策,充分調動相關企業和人才的積極性和創造性[8]。
   3. 完善文化創意產業人員的在職培訓機制
   加強對文化創意產業人員的短期培訓和在職教育,深入挖掘現有的省內文化創意人才資源。文化創意產業人才的培養需要 “兩條腿走路”,將教育培訓與崗位實踐結合起來,培養適應市場需求的創意人才。同時應加強與國內外發達地區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培養經驗的交流與學習,比如可以邀請國內外專家和學者來四川講學,也可選派省內的優秀人才出國進修。
   ( 四) 探索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路徑
   1. 打造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為了提高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能力,四川應因地制宜,深入挖掘當地的歷史、地理、人文等資源要素,要以 “創意 + ”的思維,大力培育文化創意產業的龍頭企業并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集群,形成一批規模大、效益好、影響力強的融合發展城市、集聚區和新型城鎮,充分發揮龍頭企業的示范作用和產業園區的聚集效應,為四川 “轉型升級、美麗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2. 培育具有本土特色的文化創意產業品牌
   四川應加強對地方歷史和民族民俗文化資源的整理、挖掘、包裝、升華,將創意理念打造成具體項目,以獨特的創意設計和文化體驗來滿足公眾需求,重點開發熊貓文化、古蜀文明、美食文化等系列文化旅游產品,打造大九寨、大峨眉等旅游品牌。在塑造新品牌的過程中,要合理參考和借鑒國內外發達地區的經驗模式,并注意借助媒體、文化活動等有效方式加快打造地方文化產業航母。
   3. 實施文化 “走出去” 戰略
   實施文化 “走出去”戰略,對提高四川文化的軟實力,推動文化創意產業加快發展,意義重大。從四川實際情況出發,著力實施文化“走出去”戰略,應把握以下方面: 一是創新文化 “走出去”模式和路徑。健全完善文化貿易扶持支撐體系,在四川現有保稅園區構建文化保稅區,探索建立文化產業國際合作試驗區; 二是加強文化產品國際化的價值重塑與升級。著力推進民族區域傳統文化與現代國際文化消費市場接軌,并融入 “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戰略,進一步激發外向型經濟活力。( 作者單位: 中共四川省委黨校)
   作者簡介: 覃志立 ( 1992 - ) ,男,漢,四川南充人,四川省委黨校金融學專業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 區域金融。
   參考文獻:
   [1] 鄭耀宗. 上海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發展現狀研究 [J]. 上海經濟.2015 ( 21) : 21 - 26.
   [2] 李月敏,田新霞. 文化創意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互動機制研究[J]. 河北企業. 2013 ( 11) : 50 -52.
   [3] 樂芝芝. 文化創意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的辯證關系研究: 以江西省為例 [D]. 江西: 南昌大學. 2011: 1 -48.
   [4] 王潔. 貴州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模式探析 [D]. 貴州: 貴州財經大學. 2013: 1 -57.
   [5] 王童彥. 政采如何推動文化創意產業融合 [N]. 中國政府采購報. 2014 -02 -13 ( 001) .
   [6] 張文山,王華彪. 挖掘利用區域歷史文化資源,打造河北省縣域文化創意產業增長極 [J]. 品牌. 2015 ( 2) : 12.
   [7] Christiaan De Beukelaer. Cultural Policy: management,value andmodernity in the creative industries [J]. Cultural Trends. 2015,24( 1) : 95 -97.
   [8] 蔣建平. 區域經濟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若干建議: 以河南省駐馬店市為例 [J]. 天中學刊. 2014 ( 4) : 67 -70.